寻找抗战记忆----中国药科大学“山河记忆”团暑期社会实践活动顺利进行

发布者:团委发布时间:2015-07-23浏览次数:982

 

【活动背景】
      抗战时期,他们青春年少、英姿勃发、抵御外侮、血荐轩辕;而今,他们劫后余生、风烛残年、孤寂怅惘、花果飘零。他们的名字叫——抗战老兵。
      抗战老兵用他们的鲜血与生命赢得了一场壮丽的卫国战争,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却无法赢得一个安详的晚年。抗战胜利已近70年,当初二十多岁奔赴沙场的少年郎,而今即使健在也已步入耄耋之年。由于历史与现实的复杂原因,他们中的许多人并未得到应有的尊敬与眷顾,多年以来,他们在岁月、历史与人们的记忆之中,像水消失在水中,没有留下太多痕迹。
      直到近年来,抗战老兵——这些历史中的流亡者,终于重新回到这个国家与民族的视野。面对他们的凄凉晚景,秉持历史正义的人们深感愧疚和重大历史补救责任。我们无法改变历史,但我们却可以把握当下和未来,令垂暮之年的抗战老兵得到他们早就应得到的敬意、关怀与体恤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药科大学“山河记忆”暑期社会实践团队,开始了寻找“抗战记忆”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。
【活动纪实】
      2015年7月13日15日,“山河记忆”暑期社会实践团队来到南京荣平康乐老年中心,对曾宪高、钱义范、葛洪春三位老兵进行走访慰问。走访过程中,三位老兵先向我们介绍了他们当年参军报国的经历。
      曾宪高老兵,曾子第72代后人,16岁参军,曾参加过淞沪会战,任所部敢死队队长,淞沪战役后,升为连长,进入黄埔16期战干团第四期,代职受训,先后随部队辗转南京、豫中兰封、河南潢川、潼关、晋南六县,参加尧庙山战役、保卫晋东南大门等战役,日本投降后,回乡务农。
      钱义范老兵23岁参军,黄埔17期,1939年入江西瑞金三分校,步科。1940年春节毕业,提前分至49军服务,在49军下辖26师(师长先为王克俊后,后为曹天戈)警卫连任排长,曾驻防过衢州和广丰地区,随26师参加浙赣会战,反攻宁波,守卫衢州城等战斗。
      葛洪春老兵16岁参军,1940年3月,57军120师路过该村,因读过几年书,被57军120师补充团医务处处长赵玉震看中,加之在家中受后娘的气,便应征入伍,任赵警卫员。所在部队在苏北一带与日寇周旋,其中磨山战斗,我军损失较大,至今东海县磨山上仍有石碑,详细记载阵亡烈士名单。日本投降后,其部开赴济南接收,接收后,被挑选进入绥靖总队学习,学习结束后被分配到山东临沂,淮海战役后,投诚回乡。
      为了更加深入了解和学习老兵身上的精神,我们向老兵提出了一些问题。比如,三位老兵参军的年龄都偏小,于是我们问老兵为什么在那么小的年纪参军,家里人不反对吗?钱老说,家里人是反对的,但是当时是国家危难的时候,年轻的时候,23岁的时候,正当血气方刚,不保卫祖国,到年龄大了,什么都谈不上了,还靠什么保卫祖国!谈到对年轻人的寄语时,曾老说,不要做大官,要做大事!葛老说,希望我们学好专业课,为祖国的医药事业贡献力量,不要像抗战时药品还要依靠进口;钱老说,当时呢,我们打仗靠的是血肉之躯,靠的是血气方刚的义气,但是现在不行了,现在讲得是高科技。所以,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学好现在的高科技,将来有机会也要报效祖国。在问到当年的战斗经过时,身经百战的曾老激动地唱起了当时的抗日救亡歌曲《祖国的孩子们》,“起来吧,起来吧,祖国的孩子们!起来吧,起来吧,殖民地被压迫的奴隶牛马!划时代的一二九,已掀动了民族革命的巨流!伟大的八一三,已燃起了民族解放的火把……”在场志愿者无不动容,老人眼里泛着泪花,对我们说,当年在山西的时候,家属和孩子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晕了,牺牲了……
      由于老兵们年事已高,我们没有过多打扰。最后,我们将前期筹得的善款捐献给老兵,并祝他们身体健康。
活动感悟
      老兵身上所展现的血气方刚,是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的,而作为祖国未来的我们,应该如何继承和发扬这种精神呢,或许就像钱老说的那样,努力学习,报效祖国!

  参与历史的人,很多正在老去,正在失去记忆。记忆,其实是一种尊严。正如钱穆先生所言,对于既往之历史,我们务必要保持一份温情与敬意。我们不敢也不能忘怀,正是这些当年不过二十出头的热血少年,救国家于倒悬,扶民族之将倾,为国家独立与民族解放作出卓越贡献。而今,他们老了,历历往事,貌似尘埃落定,却又不时云涌心头。我们终究欠了一笔道义之债需要偿还,这既是当代人的责任与使命,亦是抗战老兵的尊严与荣誉所系。